北方多地正遭遇近10年來強度最大、影響范圍最廣的沙塵暴。

而在內蒙古最西部的阿拉善,有一群人仍在冒著風沙植樹造林。領頭人是46歲的吳向榮,“雖然天氣惡劣,但春季造林就一個月多點,越早種進去,成活率就越高,所以一天都不想耽誤?!?/p>

吳向榮是土生土長的阿拉善人,也是中國綠化基金會在阿拉善騰格里沙漠鎖邊生態公益項目基地的負責人。2003年,吳向榮留學歸來,采用“沙漠鎖邊”方案植樹治沙,在沙漠邊緣種植灌木阻擋住風沙。

阿拉善面積為27萬平方公里,絕大部分是沙漠和戈壁。

吳向榮提到,這次的沙塵暴和以往不一樣,它來源于蒙古國,阿拉善不是沙塵暴的起源地,而是沙塵暴的輸送地,所以這阿拉善這邊沒有起很大的風,只是揚起大量沙塵。

18年里,吳向榮和隊友們已經種植了810萬棵樹,造林9萬多畝,今年還預計植樹190萬棵。

“目前,阿拉善作為源頭的沙塵暴爆發次數減少了,但還沒成為西北生態的安全屏障?!眳窍驑s希望,通過他們的不斷努力,當境外的沙塵暴再次爆發時,這里種的植株也能發揮一定的阻擋作用。

吳向榮在沙漠里種樹。受訪者供圖

“阿拉善作為源頭的沙塵暴次數減少”

新京報:這次沙塵暴對阿拉善有哪些影響?

吳向榮:這一次沙塵暴跟以往的不大一樣,以前的沙塵暴的路徑大多是從自西向東,但這次沙塵暴是從北邊刮過來。阿拉善這次不再是沙塵暴的起源地,而是沙塵暴的輸送地。所以,阿拉善這邊沒有起很大的風,只是有大量沙塵吹到這里。

新京報:之前種的樹對沙塵暴有阻擋功效嗎?

吳向榮:有了灌木,有了高度,就能把風減弱了,就能防止沙漠的移動了。不過昨天有揚塵,我們的種樹工作還是有點延誤了。

新京報:最近天氣不好還在繼續作業?

吳向榮:昨天也有朋友們問我,為什么非要在沙塵天氣里種樹?我說:第一是因為澆水。種下的樹苗要求盡量一天內就澆水,如果不能盡快澆水,坑就會被徹底埋上,得重新刨坑澆水,而且也影響成活。

二是春季造林就一個月多點,越早種進去,成活率就越高,所以一天都不想耽誤。第三是工人們畢竟是在沙漠環境里生活,停工一天就耽擱一天,也不想輕易停下來。

同一地點植樹前后的對比圖。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自2003年植樹以來,阿拉善的沙塵暴情況有變化嗎?

吳向榮:18年來,我們已經種了810萬棵樹,造林9萬多畝,今年預計植樹190萬棵。沙化土地面積在減少,2003年以前,阿拉善平均每年約有18次沙塵暴,現在已經下降到10次以下,生態環境還是有了很大的改善。

新京報:有句戲語是“風起額濟納(與阿拉善右旗相連的河流),沙落北京城”,如今有改善嗎?

吳向榮:有了一定的改善。目前,阿拉善作為源頭的沙塵暴爆發次數減少了,但還沒成為西北生態的安全屏障。我們還沒有完全逆轉阿拉善地區非常脆弱的生態狀況,尤其是氣候異常時,非常容易發生像沙塵暴一樣的生態災難。

我們希望通過不斷的努力,當境外的沙塵暴爆發時,阿拉善種的植株也都能發揮一定的阻擋作用。

沙漠里最常見的花棒。受訪者供圖

“建立一道綠色屏障,把風沙擋住”

新京報:為什么選擇去阿拉善沙漠種樹?

吳向榮:阿拉善面積為27萬平方公里,絕大部分都是沙漠和戈壁。我從小在阿拉善長大,印象中這里總是很荒涼,漫天黃沙的春季是我最討厭的一個季節。

我們最初是想在沙漠的邊緣,建立一道綠色的屏障,把風沙擋住,不讓沙漠繼續擴大。

當時有一些日本志愿者到中國來種樹,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阿拉善人,覺得自己也應該做點什么,哪怕只是幫助他們聯系、翻譯、提供資料等等,把這個事情做完再回去讀博士,但沒想到一直堅持到現在,做成了那么大的規模。

新京報:“沙漠鎖邊”是什么,有什么作用?

吳向榮:這是我們在2007年提出來的概念,就是在沙漠的邊緣種植一些灌木阻擋住風沙。除了阻擋風沙,這些樹苗的種子還會向沙漠飛去,然后自然生長出來很多植株。實際上,就是為沙漠提供了一個種子庫?!吧衬i邊”還會形成一個有利于多種鳥類棲息的區域,有利于生態多樣性的形成。

航拍阿拉善。受訪者供圖

“要治理的不是沙漠,是沙漠化”

新京報:你覺得沙漠化嚴重的問題是如何引發的?

吳向榮:沙漠化是一個歷史性問題,由于人口增加,人類活動強度增大,進而過度放牧和開墾農田,導致這個區域植被退化、土地沙化、生態失衡,沙漠化嚴重。

以過度放牧為例,牧民大規模地放養山羊,把新生的樹苗都啃光了。老樹退化后,這個地區連種子都沒有了。而過度開墾農田,要抽取大量的地下水進行農業灌溉,地下水分大量損失后,會導致很多植物滅絕。

新京報:沙漠化問題需要怎么治理?

吳向榮:首先,需要退耕還林還草,維持沙漠當前脆弱的生態平衡。之前把這種平衡打破了,現在的修復難度非常大;其次是保護地下水,我們需要減少過度開墾農田,進而減少地下水的使用;最后,需要人工干預,在可以種樹的地方種一些合適的樹種。

如今,沙漠化問題不光是缺水,還缺乏多樣性的植物。很多沙漠里原有的植物的種類都滅絕了,也沒有留下相應的種子。所以,我們需要在合適的地方種一些適合該地區的灌木樹苗,這些樹苗會不停地給該區域補充種子,然后逐步修復生態環境。

種滿綠樹的鎖邊基地。受訪者供圖

“不能為了種樹而種樹”

新京報:在沙漠里面要怎么種樹?

吳向榮:首先,我們要選擇一些適應性強的種子,并進行采種。其次是育苗,沙漠里的植物要有很強的扎根能力,只有根扎得很深時,才能吸收足夠的地下水分以維持生長。所以,我們在育苗時會想辦法保證植物的根足夠長,這樣才能提高植樹適應性和成活率。

新京報:在沙漠里種樹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吳向榮:不能為了種樹而種樹,在沙漠里種樹的目的是要實現區域的生態平衡。有些人是為了好看而種樹,但在沙漠種樹需要抽取地下水,也會影響其他地區的生態。所以,在沙漠種樹并不僅僅是為了有一片綠意或整齊的樹林,而是需要種那個地區真正需要的樹,進而實現區域的生態平衡。

吳向榮及其團隊正在沙漠里種樹。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你接下來有哪些植樹計劃?

吳向榮:這些年,我們造林區域的生態改變還是非常明顯的。原本看不到的一些植物逐步增加,植物種類從2007年的30多種增長到130多種,鳥類的種類也增加至20多種。

接下來,我們想讓更多的機構,包括政府部門林業部門能夠更好地推廣,并且調動更多牧民參與進來,在阿拉善建成阻擋沙塵暴的“綠色圍墻”。

新京報記者 吳采倩 實習生 謝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