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彈指一揮間,我從一枚單身女青年,蛻變為一名軍嫂、一位母親,更從一名普通的高校教師成長為千千萬萬個“平安留學”護航者中的一員?;厥淄?,從“平安留學”的培訓對象到成為“平安留學”工作者的身份轉變,讓我對“平安留學”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感悟。

p37.jpg

我是四川外國語大學的一名教師,2010年某個平凡的一天,我看到學校國際處發布了一條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公派出國留學申請的通知。出國做個博士后如何?腦海里不經意間蹦出的想法就此改變了我的命運。

于是,寫申請,聯系外方學校,順利通過國家留學基金委的答辯,拿到國家資助,辦理各種手續,打包行李……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推進。2011年4月,我在母親的陪伴下從重慶飛往北京。在首都機場的出發大廳,我很輕松地擁抱了一下母親,心中卻瞬間一片空白。最后一次轉身后,我沒有再回頭,或許是擔心母親看到我眼眶的一點濕潤。背后是母親溫暖的笑容,前方是未知的旅途,我有一點憧憬,也有一點平靜。

一年的留學生涯短暫卻充實。其間,我受邀作講座,參加各類學術會議,為川外與美方院校的合作牽線搭橋,參與國家領導人訪美的接待工作……一年的光陰轉瞬即逝。

留學生涯帶給我最深刻的體會是,首先要有充足的心理準備,盡量保持沉穩、積極、堅強、樂觀的狀態;其次在專業領域的對外交流及合作方面也要準備充分,要有魄力,主動抓住機會,不斷挑戰和充實自我;三要注意在工作之余,與國內的家人、師長和朋友保持聯系,排解心中的孤獨感。而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提高安全意識,加強防范能力,保護好自身安全。

略有遺憾的是,當年的重慶還沒有設立“平安留學”行前培訓點,當年的我也不知道可以跨省參加其他地區的“平安留學”行前培訓會。海外留學要面臨的所有安全問題,只能靠自己摸索解決了。

好在我申請的德雷克大學位于美國艾奧瓦州首府得梅因市,屬于比較安全的城市。我在那里留學的一年中,收到學校安全提醒的案件有兩起,一是凌晨有人在街道開槍,事后警方查明是槍支走火。另一起案件是一對大學生情侶在凌晨2點多下晚自習回家的路上,女生被搶了錢包。我則一直嚴格遵循學校國際處的囑咐,晚上11點半之后不去僻靜處。只有一次晚上聽完講座時間有些晚,也在12點就抵達了住處。校內設有校警平臺,供晚歸的師生呼叫校警接送使用,但我沒有用過。

那時我還不曾預料到,我將與曾經擦肩而過的“平安留學”行前培訓再次結緣。

2012年春天,我博士后順利出站?;貒?,我非常期待在外事領域為學校做些工作,因此通過全校競聘,到學校國際處擔任了副處長。同年底,川外獲批教育部出國留學培訓與研究中心,正式承擔起重慶地區的“平安留學”行前培訓工作。

無論是在國際處工作的5年,還是后來調任發展規劃處工作的3年,“平安留學”始終是我分內的工作。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工作人員、授課專家、安保教官,以及社會各界力量對“平安留學”工作的關心指導和無私付出,令我十分崇敬。作為“平安留學”的普通護航者,我和我的團隊主動服務國家教育對外開放總體要求,不斷提高政治站位,聚焦國家戰略,堅持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我們精心組織的每一堂課,每一次答疑,都是在全力以赴,為留學人員保駕護航。

2019年,正是“平安留學”行前培訓工作開展10周年之際,川外受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委托協辦當年的“平安留學”工作總結培訓會,我有幸負責會議的組織籌備工作,也算是向這項偉大事業的一次致敬。

作為一名女性教師,我時常思考什么是新時代女性?她們給人以獨立、進取、自信之感,同時我也會聯想到細膩、果敢、堅韌等形容詞。經歷了人生三大階段:單身女性、妻子、母親,每一階段都會有不同的心路歷程,也使我對“平安留學”工作有了更多感觸。

單身階段,如何以換位思考的角度服務留學人員,我的思路不如現在成熟。步入婚姻,我在丈夫的身上見證了中國軍人的忠誠、擔當與奉獻。我明白了,“平安留學”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沉甸甸的事業,是情懷,是理想,更是使命與擔當。我也盼望在“平安留學”事業中錘煉、思考、踐行,讓廣大留學人員在出國前,心中多一份對祖國的牽掛,多一份對事業的執著,多一份依靠,多一份安心,多一份踏實。

懷胎10月,是作為母親必經的過程。寶寶呱呱墜地的那一刻,我真正深刻地感受到生命的奇跡和美妙,勝過任何文學作品的描述。做了母親,我的內心更加柔軟,也更加堅強。這并不矛盾,因為我從心底明白了,每一位留學人員都承載著一個家庭的期待,而無數家庭的期待,最終匯聚成祖國的期待,期待他們平安留學、成功留學、報效祖國?!捌桨擦魧W”事業的偉大之處在于,這是一份為千千萬萬留學人員及其家人奮斗的事業。于是,我深切地期待能為更多不同年齡、不同領域、不同成長環境的留學人員和他們的家人,提供更為優質精準的服務,讓他們在留學前、留學中以及留學后做好全方位的規劃和準備。與此同時,與這份事業為伴,也反哺了我自身的成長,讓我的生命更加絢麗多姿。

有夢想,有期待。今年1月,女兒很認真地問我:“媽媽,到了5歲,我還是我嗎?”我很自然地回答:“還是你呀,是媽媽的寶貝?!睍r隔幾天,她又問:“媽媽,等我讀高中了,我還是我嗎?”“等我變成老婆婆的時候,那也還是我吧?”我突然意識到,這或許是她這個年齡能思考的最為深邃的哲學問題了吧。

女兒,媽媽有一個愿望,希望有朝一日,媽媽的寶貝也能投身“平安留學”事業,成為中外人文交流的小使者。鏗鏘玫瑰,溫暖綻放?!捌桨擦魧W”,后繼有人。(作者系四川外國語大學國際法學與社會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