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提問:22日歐盟、英國、加拿大分別以所謂新疆人權問題為借口宣布對有關個人及實體實施單邊制裁。同日,美國宣布制裁中方兩名新疆政府官員,聲稱是對歐、英、加制裁措施的補充。美、英、加三國外長發表聯合聲明,向各方施壓,請問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華春瑩表示,美、加、英和歐盟基于謊言和虛假信息以人權為由對中國新疆有關人員和機構實施制裁,中方予以強烈譴責。中國外交部負責人已分別召見歐盟、英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昨晚中方已第一時間表明嚴正立場并宣布對歐方有關機構和人員實施制裁。中方也已向美方、加方提出了嚴正交涉。

40年來,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從550萬增長到了1280萬,人均壽命從30歲提高到72歲,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新疆各族民眾依法享有中國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各項權利。中國新疆地區各族人民享有穩定、安全、發展、進步,這是最為成功的人權故事之一。

但是,美英加歐盟的一些政客顯然不愿意承認這一事實。他們對一些反華政客和所謂學者惡意捏造所謂“證據”如獲至寶,全然無視那些拼湊的所謂“事實”完全基于虛假的所謂“內部文件”“受害人陳述”和來源不明的信息,甚至對中國官方文件和數據斷章取義和歪曲篡改。這些只能證明,他們關心的根本不是什么人權,在乎的根本不是什么真相。他們不愿意看到中國的成功、發展,不愿意看到中國人民過上越來越好的生活,于是打著人權的幌子以各種借口干涉中國內政,企圖遏制中國發展。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對中國人民名譽和尊嚴的詆毀和冒犯,是對中國內政的公然干涉,是對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的嚴重侵犯。

必須指出,這幾個國家自封人權“判官”,充當人權教師爺,但自身在人權問題上劣跡斑斑。他們沒有任何資格指責中國,甚至將自己犯過的罪、做過的惡強加給中國。

華春瑩指出,美、英、法等殖民者在長約400年的黑奴貿易中,將1200多萬人從非洲運到美洲為奴,另有1000萬人在運輸中死亡。在今天的美國,弗洛伊德們仍不能呼吸。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早就指出,在美國和英國非洲裔在健康、就業、教育和公平審判等方面的權利面臨著系統性的種族主義。

早在20世紀初,德國殖民者就對非洲納米比亞土著民大開殺戒,1904年到1908年,德國殖民軍殺害了10萬以上土著民,包括赫雷羅族的四分之三人口和納瑪族一半以上人口。被聯合國經社理事會人權委員會報告稱為“20世紀的第一場種族滅絕”。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屠殺近600萬猶太人,其中包括100多萬兒童,美英及其盟軍在阿富汗違反“日內瓦公約”,殘忍殺害無辜平民,犯下了嚴重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法國軍隊殖民期間在阿爾及利亞屠殺了550萬人,構成危害人類罪。阿爾及利亞總統表示,阿不會犧牲歷史和記憶。

19世紀70年代,加拿大政府將同化原住民列入官方議程,公開宣揚“扼殺印第安血統從他們的孩子開始”,通過設立寄宿學校對原住民實施文化滅絕政策。據不完全統計,超過15萬原住民兒童被迫送入學校,其中被虐致死超過了5萬。

大家也都記得,當年美、英等國用一袋洗衣粉和擺拍視頻作為證據,就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個主權國家發動戰爭,造成無數無辜平民傷亡,無數家庭妻離子散,流離失所。今年敘利亞危機10周年。僅敘利亞已有35萬人死于戰火,家破人亡,他們難道不應該被制裁嗎?

今年也是利比亞內戰10周年。法英和歐盟等國發動利比亞戰爭,制造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是當前難移民問題的惡源和地區動蕩的重要因素。今天在利比亞境內仍有40萬人流離失所,超過100萬人亟需救助,他們難道不應該被追責嗎?

這幾個國家對其輸出動亂不僅毫無懺悔,而且還以人權為名對他國實施單邊制裁,嚴重損害相關國家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和發展權。面對疫情,這幾個最發達國家漠視民眾生命權和健康權,任由數以萬計的人民死去。奉行“疫苗民族主義”,大量囤積遠超其人口需要的新冠疫苗,導致發展中國家無疫苗可供。

我們不禁要問,人之不存,權將焉附?美西方口口聲聲保護人權,他們到底保的是什么人?護的又是什么權?他們如何體現對人權的尊重和保護?他們難道不應該感到羞恥嗎?

華春瑩強調,歷史和事實表明,這幾個國家想當人權教師爺,但他們根本不配。他們既非圣人,也無實力。希望他們明白,今天的中國不是伊拉克、利比亞,也不是敘利亞,更不是120年前的中國。外國列強架起幾門大炮就能打開中國大門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幾個所謂的學者和媒體同官方勾結就能肆無忌憚抹黑攻擊中國而不受任何懲罰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奉勸他們,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國家利益與民族尊嚴的堅定意志。來而不往非禮也,他們終將為其愚蠢和傲慢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