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跨國出行受阻影響,加上美國特朗普政府時期實施的一系列針對移民和國際學生的嚴苛政策因素沖擊,美國對外國留學生的吸引力大受影響,美國財政收入也嚴重受損。美國國際教育協會在去年11月底發布的《美國開放門戶報告》中就曾指出,2019-2020學年,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的國際學生同比下降了1.8%,近20萬學生流失,這是2008年經濟危機后赴美留學人數首次下降。

赴美留學生過去一年嚴重縮水的事實,現在得到了進一步印證。美國國土安全部下屬的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當地時間3月19日發布了一份2020年度國際學生和訪問學者數據報告。報告顯示,2020年度,在美國境內持有F-1和M-1兩類留學生簽證的人數約為125萬人,比2019年減少了17.86%。其中,2020年當年新注冊的留學生人數更是較前一年急挫72%。多家美媒在相關報道中指出,這樣的降幅超出高等教育界的預期。

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官網顯示,上述數據報告是基于2020年度學生與訪問學者交流項目(SEVIS)系統中的國際學生注冊記錄得出的。F-1和M-1簽證分別面向小學、中學和大學等學術機構或語言培訓計劃,以及職業或其他非學術機構的全日制學生發放。一般來說,每年8月和9月通常是國際學生集中注冊和入學的月份,但在2020年8月,持F-1簽證到美國新入學的國際學生減少了91%,持M-1簽證的新生人數下降了72%。

“幾乎所有大洲赴美留學生數量都出現了下降?!眻蟾娣Q,亞洲繼續是美國國際學生第一大生源地區;中國仍是最大生源國,占國際學生總數接近三分之一(31%)。數據顯示,2019-2020學年注冊入學的亞洲留學生超過92萬人,占國際學生總人數的比例高達74%。其中,持F-1和M-1簽證的中國學生共有38.2萬人,較2019年大幅減少了9.2萬人,降幅達19%。印度和韓國籍學生分別是美國第二和第三大留學生群體,總人數在去年分別為20.7萬和6.8萬人,分別較前一年下降16.8%和18.9%。

對于美國高校來說,招生多元化、學費收入等方面都因此受到較大影響。美國國務院教育與文化事務局、國際教育研究所(IIE)聯合發布的美國留學報告說,教育業是美國的第四大“出口業”,2018年國際學生共為美國經濟貢獻了447億美元,其中中國赴美留學生為美國帶來的經濟效益占比約三分之一,高達149億美元。

還未完全重啟的簽證服務,為國際學生赴美留學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和現實困難?!度A爾街日報》報道說,2020年春天,美國駐世界各地的領事館幾乎都暫停了所有常規簽證處理程序。之后,美國上屆政府一度禁止大學課程全部為網課的國際新生入境,那些有意進入美國高校學習的國際學生被迫面臨更為復雜的申請程序。

由于很多美國使領館目前仍處于關閉或僅處理緊急事務狀態,尚無法確定未來形勢是否會好轉。美國國務院方面表示,截至今年3月1日,全球233個美國領事館中僅有43個正常運轉。

中國赴美留學生方面,全球化智庫(CCG)今年3月上旬發布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提到,“出國留學仍然是我國培養國際人才的重要渠道,我國出國留學人數繼續保持正增長?!辈贿^,受政治因素影響,中國學生赴美留學的專業方向可能會有所調整。相較于自然科學類專業,人文社科類專業可能更容易獲得赴美留學的簽證。

“美國高等院校持續招納全球頂尖學生和學者,符合美國國家發展利益?!泵绹饕逃袠I協會美國教育理事會政府關系與公共事務高級副總裁特里·哈利說,該機構一直在“極為焦慮地”敦促國務院重新開放使領館,并加快處理學生簽證。但是,美國現政府目前還沒有向各駐外使領館、國土安全部負責學生簽證的部門派遣到足夠的人手。

本報北京3月24日電